加载中...
万步笔记

朱跃明WBYY浙6

发表于  08月06日 10:41

直道健走总有益,未妨万步是订盟

直道健走总有益,未妨万步是订盟

              ——记人生的“附加值”

 

李商隐有诗云:“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此乃诗人面对“相思”终无法排遣时对相思的品题和咂摸。且不管“相思”于人是否有益,也不管诗人如此写法是否有着一般凡夫俗子无法索解、理会的如何芜杂的心绪和和如何隐曲的心事,这里要记的却是个人对“健走”这个字眼的一番打量和浅白直白恐怕多半是迹近于告白式的认识,那就是:健走,对人的身心健康无疑都是有益的,故不妨从日行万步始,与万步“订盟”。如此,日日行之,长此以往,于人生象域之中的要义、正值(相对于“负值”)之外,便当产生一些许或为你初不曾料及的人生附加值。此为题解。接下来大约便是由此生发的花花絮絮和一些小感触、小想法。

57日拿到计步器始,至今已有80多日了。健走大赛正式比赛从511日开始,而我从58日起即走上正轨。从59日开始,我更是每天都能加倍完成任务:每天完成2万步,“朝三暮四”并行(“运动处方”之完成则无需赘言)。在此,我还可以不无自矜地自我夸说一句:至今,可是一天也没落下哦。暑假之前,早上我一般完成“处方”的前两个10分钟(周日则往往全部完成);暑假起,我将闹钟朝前拨10分钟,早上一般完成所有“处方”。“难在处方”,“处方”达成,日行万步之“每日功课”,接下来便可快可慢,可走可停,自由发挥,随兴之所至而为。若有人问,“朝三暮四”,何以竟能均告完成,逢雨咋办?逢大雨特大雨咋办?是啊,不应讳言,好像确乎存有困难,尤其是早上,是要赶着上班的,也就是大致在5点到6点这个时间段里,势必要完成“朝三”之数的。然而,想象中的困难往往是“假想敌”,那恒准的答案似乎只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俩字——“坚持”。对,坚持!坚持,无疑是克“敌”制胜之秘技;而如果硬要再加几个字,我想,那只能是给“坚持”源源不断注入活力的“意志力”,或名之“韧性”也行。凭此,那些必然逢之的困难和阻遏,似乎于浑然不觉间,于说不上“用功甚勤”的平常家法中,却能各个击破,了无窒碍地予以完成和跨越了。而且,除了“烟花”来袭的72526日这两日,我都是义无反顾地走出家门而毕其功的。曾有四五次,我都是鞋袜尽湿着回来的。当然,也不是完全接受雨淋,有过那么几次,我都是冒着雨一路小跑至体育馆,然后再在体育馆报告楼能避雨的二楼过道上兜圈子跑。

早上的走路,主要是为着完成“处方”的,步速一般在一百二三十步每分钟,可以说是轻快而悠然,一边绕东湖自在行走,一边看云看树,看湖心岛翩飞起落的白鸟,也看身边擦肩而过的形形色色的人,心里忖度着他们的身份和特点。便发此想:如此,诚不失乐事一桩啊。而晚间的行走,地点一般选在体育馆的红色塑胶跑道,时快时慢,快时汗水淋漓,气喘吁吁;慢时踏月步罡,气定神闲,不拘行迹,不拘旁人的眼光。甚至,有时看见有女神级的独行女侠——在我看来,俨然成为整个跑道的领军人物,也便紧紧相随,暂做一回拥趸和粉丝(虽然也许是人家未曾留意到你的);有时呢,见一赤膊男领着一众人物不时口呼“让一下,让一下”呼啸而来,我也自觉不自觉地汇入其流,攒足而行。在晨曦微露的习习轻风中,快步而行,身轻如燕,熹微之光赠我以精神之健旺,视界之清明,然后开启新的一天;而挟着高高灯柱上散射的光晕和风声里裹着的蝉噪,携着星辉月色辐射人间的柔柔穆穆,几近累趴之后的信步而行,款款信步而行之后的再着一鞭,朣朦之光馈我以放空自己,极致绽放,然后便有香甜之憩息和安眠。

为图简捷爽利省事,以下袭用金评西厢(金圣叹评点《西厢记》)的句式来总结下万步行的小小花絮和怡乐之处。

晨间行走,几乎每日必与一老者交会。老者脸有红光,着一袭短袖盘纽白袷衣,端的是严整、整饬。第一次见他,人遛狗;第二次遭逢,狗遛人。何故?首遇老者,老者是用手牵扯狗绳的,那条体型不大的狗歪其头勉强而行,有一点点狗甚不欲走而迫于主人严威只好乖乖就范的意思;再遇老者,狗绳不拴了(已捏合于主人手心),狗在人前嘚嘚地走,有节奏,有韵律,步幅精准,步调一致,而人只须稳妥地蹑足其后“缓缓归矣”即行。遂悟:习惯势力何其强大也,人要完成某事或有重大改变,往往是一个曲折往复的过程,其间有颠踬反复,有痛苦娩出。消停之间,便有所会悟。不亦乐乎!

上医院问诊,化验后有一段较长的等待时间,或已是配好药,但听外面雨声哗然,便爽性游走于医院各层,给人以焦头烂额、急急叩寻求诊科室之假象。由此心里暗乐,颇为得意于自己发明之良法。不亦乐乎!

Driving有暇,休息室几个吊扇砉砉作响,名曰休息室却无一人在此休息。我便稍挪一下椅子,小圈子运动,将枯坐呆等之时间易作有效运动之时间。不亦乐乎!

随队去青田松阳疗休养,同寝者正好也是“万步”之社员。每日,早5点出发,快走50分钟左右,晚间再走小时左右,基本上能完成“两万步”之数。然,第一天下来,一看计步器,离此数却少了千把步。不能就此作罢,遂趁同寝者呼噜声此起彼伏之际,迎着空调吹来的风,偷偷地于地毯之上原地踏步,兴味盎然,逸趣横生。间有同寝者睡意朦胧时瓮声瓮气之问询,我呵呵以应。不亦乐乎!

“烟花”来袭,其势汹汹。此两日,便有不一样的“走法”。就在楼梯转角,将窗开启小半,原地走步,迎凉风,听雨声,看树影。迷离惝恍间,飒飒风雨至,腮边微微凉,却想象烟花半天里灿然绽放,一准炸出个晴朗朗的天。不亦乐乎!

又有一次,我去某处有事,正好有余暇。忽想到也许就近走走,能觅取一方清凉或佳胜之地呢。于是,走向河边,真的看到了熟识之地不熟识的风景(说“熟识”,其实是自以为熟识,因为那儿离工作之地很近,却从没发心去走走看看)。那儿有长长的林带,有造型别致的长长的木桥,有亭台,有喷泉,还有一些特别的让人心生好感的小建筑。哦,原来你在这里,就像问候一个专候你的朋友,我不禁讪讪而潸潸了。不亦乐乎!

此文之“副题”曰“记人生的‘附加值’”,“附加值”为何?万步有约,更与那些不期而遇的人间佳景、赏心乐事,以及那些个像禾苗一样萌蘖而生像枝桠一样旁逸斜出的小小意趣有约——由于有了以上诸般,不为灵魂安放,不为心灵栖止,但至少也便自然而然地有了心灵的安帖,有了心绪的舒宁,有了心情的淡然,那,便是为我所更加珍视的“万步有约”之“附加值”啊!

健走健走,为健而走,因走而健,体健,神健,身心健朗。“健”乃为“万步行”之最高目标和归宿。然,这里不想对此“题中应有之义”多着笔墨,本文之旨趣实在在于由此衍伸开来的所谓附加值。健走有益,故此与之订盟,私心慕想。所得,正是我之所欲,泛泛杂谈,却与意欲一抒的心之所期正面对撞、贯通。此,权作合题之笔。

 

【附注:此文本拟参加“万步有约”征文赛,今悉征文赛已于7月份结束。如此,作为一篇普通的随感文,发到“万步网”作为“笔记”也罢。】

                                                                                        ——2021.8.6

 

收藏阅读(88)评论(4)赞(4)转发
大家来评论
我也说一句
    分享到万步朋友圈
    还能输入200
    提交

    评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