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万步笔记

杨华兰WBYY粤5

发表于  10月13日 10:10

我们的初心岁月

国庆期间,电影《长津湖》热映,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抗美援朝的东线战场上,在极端困苦的环境中,克服缺衣、少食、极寒等难以想象的困难,不怕牺牲,英勇奋战,敢于胜利。

人的一生会面临无数选择,总有人一次次坚守着最初的梦想。笔者近期为了写好这篇文章,采访了身边优秀的一直坚守初心的一群人。

1、美兰

在美兰的身上,总有一股子劲儿,每天精气神十足,不管干什么工作,感觉对她来说都是愉快的,我再一次约美兰聊天,想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美兰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幸运的是她所在的那座城市当年征兵,经过层层筛选,美兰走进了军营,军装一穿就是二十多年,最初的想法是穿一辈子军装。有战友问过她,怎么能在部队待那么长时间,美兰当时的回答是为了一份承诺。

离开家乡当兵时,美兰曾对母亲承诺,她会一直穿着母亲喜欢的军装。美兰是在部队过的18岁生日,服役整整29年,转业到地方时已经是人到中年。

和母亲一样,美兰喜欢帮助他人,平时热爱写作与跑步,她用实际行动带领和影响身边的战友和同事,经常会有美文出现在军转群,被战友们称为“军转作家”。

笔者多次看见美兰在各类突发事件的现场,熟练协调各方关系,及时妥善处理事情时,美兰喜欢的一定不全是当初对军装的热爱,一直坚守的应该是她的初心。

图片1.png

电影《长津湖》中的演员们说:“在零下18度的气候条件下才能拍出真实,我们现在终于明白当年志愿军战士们该有多冷了。我们才坚持了一整天,他们坚持的是整整一冬天!

2、阿甘和阿杰

俗话说“有志者事竟成”,其中含有与困难作斗争并且将其克服的意思。

阿甘和阿杰都是军转,10年前一起转业。10年来天天坚持跑步,他们觉得两个人跑不过瘾,想组织更多的战友一起跑,风雨无阻,慢慢地,被他影响的人越来越多。

团队吸引年龄最大的新队友名字叫陈乃兆,大家都称呼他“陈老”。陈老今年79岁,从70岁开始跑马拉松,跑龄9年,已跑全国各大小城市马拉松50多场。

陈老说:“在部队服役36年,拼尽全力的每一天都值得怀念。70岁开始跑马拉松,我希望通过自己跑步带动更多的年轻人,传递‘我运动、我健康、守初心、更快乐’的理念。”

我们在人际交往中常常有这样的体验,和某些人打交道,能让你感觉良好,因为,他们身上带有正能量,和这样的人交往能将正能量传递给你,令你感染到那种积极快乐的感觉。

图片2.png

3、高敏

古希腊哲学家曾说:“幸福就是身体的无痛苦和灵魂的无困扰。”有这样一群人在为他人的幸福努力着,正是这些默默无闻的人,温暖着这个世界。

高敏,一个普通的志愿者,深圳献血“状元”,也是一个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仅用10年时间,她协调眼角膜捐献800多例,遗体捐献400多例,器官捐献近200例。这其中的辛苦不足为外人道,但她记住了父亲曾对她说过的话:“做任何事情,认准了就去坚持,哪怕遭遇冷嘲热讽和各种打击。”

一个对捐献器官非常抵触的人,看见高敏用心用情为逝者做着一切,心里非常感动。他拉着高敏的手说:“这个世界虽然有时候看起来很糟糕,但这个时候看起来很美好,你颠覆了我的价值观。”
    
白岩松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永远要相信,在很多角落都有人在默默坚持伟大的事情。”

4、小莲

小莲是一个60多岁的女人,眼里写满故事,每天笑意满满,自信温和,不羡慕谁,也不嘲笑谁。

她是七十年代的兵,在那个火红的年代,小莲是干一行爱一行,做一样,就做得像个样,在工作岗位上经常受到领导和战友们的肯定与表扬。

图片4.png

但她总觉得还不够好,还需要接受组织的更多考验。那时候部队为备战全员实行海练,小莲也不甘示落,主动报名参加。

1982年小莲生下一个残疾女儿,对于小莲来说,当兵上前线打仗不算苦,真正生活的苦是从她生下残疾的女儿开始。

光阴似箭,如今女儿39岁了,经历了多少曲折、艰难和酸楚她已记不清楚。小莲因女儿的疾病,认识了更多像她一样家庭的孩子,一起组队相互帮助,对抗疾病。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它。

小莲讲述最多的是她的幸运,打完仗还能活着回来,就是一种幸运。她说:“自己也有挺不下去的时候,想想在部队打仗时经历的一些苦,想想牺牲的战友,想想许多愿意帮助自己的人,多方爱的力量支撑,自己能行。”

4、云忐

法国著名作家巴尔扎克说:“遵守诺言就象保卫你的荣誉一样重要。”

战友们都叫他“南粤兵王”。一身橄榄绿一穿就是26年。蒋云忐是一个非常爱笑的人,见到他的笑容,能马上联想到电视剧《士兵突击》中的许三多,不仅笑容相似,憨厚、可爱、简单,而且行为也极为相似,执着、勇敢、善良……

作为军人,蒋云忐一直在坚守着他的初心。26年来,他先后参加了深圳“8·5大爆炸”的抢险任务、粤北抗冰灾、汶川抗震救灾以及两次赴海地维和等重大危难险重任务。

在海地维和期间,有一次外出执勤,斯里兰卡维和部队一辆车发生故障,车队长时间停靠在路边,极易遭到当地恐怖分子伏击。在战友的掩护下,蒋云忐用了不到5分钟的时间,帮助斯里兰卡维和警察排除了故障。

事后,有人问他:“要是真有武装分子开枪,你不是成了活靶子了吗?”蒋云忐回答说:“为了我国战友和其他国家维和警察的安全,我冒这个险——值!”蒋云忐在两次执行海地维和任务期间,为各国防暴队维修车辆达500多辆次,在防暴队中享有“汽车神医”的美誉。

笔者理解的初心,是“衣带渐宽终不悔”,是人格的力量,是精神层面的感召。生活中还有许多如美兰、阿甘和阿杰、高敏、小莲以及云忐这样的人,他们不仅自己坚守了初心,还带动和感染更多的人不忘初心。

有人说,在和平年代里,军人不会象战争年代里那样产生轰轰烈烈的英雄,更谈不上奉献。其实不然,如果你觉得过得很安全,是因为有人在替你承担着危险;如果你觉得岁月静好,是因为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笔者很庆幸身边有这么多优秀的人,当笔者问他们重新选择还会这样吗,都回答说:“虽然辛苦,但我们还是会坚守初心,选择滚烫的人生,因为辛苦也能让我们感到生之快乐,付出之快乐,坚守之快乐。”

在我们的世界里,不狭窄、不黑暗,相反,明亮如阳光、辽阔如宇宙。

收藏阅读(21)评论(0)赞(1)转发
大家来评论
我也说一句
    分享到万步朋友圈
    还能输入200
    提交

    评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