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万步笔记

朱跃明WBYY浙6

发表于  10月07日 21:21

十万步不是“坎儿” 人生亦无止境

 纪实篇 

 

九月十一日(万步网发通知之首日),甫见万步网“第十二届‘挑战十万步’报名”之通知,即行报名,欲挑战一下自己也。

十月四日,半夜即起,绕东湖疾行,马不停蹄五小时,趱行步数三万八。

返家,备早餐。又走得东湖两圈,用时一小时有奇,约行九千步。

早餐毕,往北迤逦行,跨过吕公桥,直抵有斜拉索之巍巍东方大桥,后沿窄窄之河堤,慭慭然,竟蹑足至残破不堪之子孙桥下。耗时两小时余,此行两万步许。

又返家,待女儿早餐毕,一番洗刷。投鞭向南,经由宝塔桥、朝阳桥,将当湖桥悬为目的地。于号曰“水岸交融”之岸边长长木排上疾走,近两小时,计一万五千步许。

再次返家,为午餐而忙,餐后小憩(约一节课时长)。方躺卧,已于睡意朦胧间跌入黑甜之乡,甚为沉酣也。

下午一时半,再行出征。当此时,脚痛隐隐然,然不以为意也。先往访电视台东之绿道。后又改道向南,重走“水岸交融”,从入口至当湖桥,又从当湖桥至入口,如是者三个来回也。于近三小时之时间,行步二万五。

再返家,备晚餐。餐毕,双股酸胀,脚痛更甚,殊为不适。然恃己之逆天而行之意志力,料可保无虞。先往北,至东方大桥,折回,又绕行东湖两圈。用时近两个钟点,计一万四千余步。

 

谐谑篇

 

“十万步”赛事定于十月四至六日,而妻国庆假为一至三日,故只消三日晚不致穿帮,即可将此事小心瞒过——秘而不宣也。

是晚,八时许,我早早于客厅沙发卧下。妻见后,惊问其故。我答卧室电视、手机争喧,欲早息,故先行眠下也。约九时半,妻唤回房寝,答曰:行将去往梦乡,且于此处安睡也罢。妻忽见茶几上之手机,查看之下,诘问:吾已察知“有异”,闹钟定于半夜,是有何诡秘行动也?答曰:有半夜之抽奖活动待参加也。妻不复多问,却径将手机带走。约莫挨过半个时辰,我进卧室,携手机出,重置闹钟。妻放言:尔敢如此,切勿半夜里摸索进房!

我本有此意,便诺诺连声:自当如此,自当如此。

半夜,于闹钟闹之前,即起。

十一点半之前,闻妻多有辗转反侧之声。而当我无眠而起时,里外阒寂一片。心有所念,便留字于纸,置于桌案。上书:觉闷,下面走走。

悄然出门,不带手机。

却才走得东湖一圈,不禁自思:勿要妻已觉知,家中沸然闹翻天也……

折返,伫立楼前,可见卧室之荧荧灯光。复进小区门,蹑足上楼,隔门静听,觉无异动。索性不启扃进也,以防反生不测。

约凌晨三时,再回家门,留心察之,一仍其旧。续上水杯,便放心而行也。

早回,备早餐之际,将字条收好。

半上午,顾女儿曰:爸将往图书馆也。女儿知我故习,自然信也。

下午,我又将有行,又告诸女儿:爸外出有事也。女儿然之,亦无甚异色。

 

尴尬篇

 

十月四日零时整(如据实言之,则为上一日2359分),我已在路上也。然,几次查看计步器,见昨天之步数蹭蹭攀升中,今日之步数则不现于屏也。

是计步器之时间滞后,抑计步器之设置有误?频按设定键,却无所发现;稍顷,又是一番摸索,仍苦无线索。

爽性立于案山桥头,让迎面之湖风吹去几分夜半不散之郁热(晨起,却顿转为清凉,似换了人间)。

后,约凌晨二时十分,忽见计步器显示数字为一千多步。遂恍然:万步网之计时,盖有别于他,新一天自二时始。此也足资忠告起早者,再早也请勿早于两点,呵呵!

因此故,徒少睡两小时,冤枉路也遂多走两小时。然竟也不急不恼,自信:一日十万步,当能拿下也。

晚饭毕,计步器显示步数为八万六,加诸零时至二时之步数,本日已臻十万之步数。以侥幸心,将计步器数据上传于电脑,却见电脑数据与计步器同。此,万步网之新一天自二时始,又添一佐证也。

后见手机万步网APP有人言:有捷足者六时多即告功成,此离开赛尚不足五小时也,其可信乎?此也复证万步网之新一天自二时始也。

犹记,晨七时许,出门走得数百米,甚觉疲敝。到得吕公桥下,见有座椅,欲休憩片刻,不想竟睡去,忽忽有十余分钟也。醒觉后,却感精气神为之大振。

 

逸乐篇

 

往北至东方大桥,路边多置堆石状之广播。一路之上,柳枝披拂,歌吹不断,丝丝萦绕,映目、入耳、沁心,解乏纾困,舒爽之至!

电视台以东之绿道,也有高柳,也有广播,行走间,可得消停逸豫之乐。兼之绿道对岸有木排,其上有固定自行车之装置,跨坐其上,足蹬踏板,可观前方之水面“一柱冲天”之奇景,且有美轮美奂之华光映之;速率愈高,水柱也便愈高。老夫聊发少年狂,此间乐,自是不容错过。此,亦诚为万步行之一乐也。

 

结束篇

 

是晚,八时多,至家。计步器已显十万之数也。心念:且让数字亮眼可观一些,可乎?室内行走数步,其数无甚可观;再行,仍无甚可观;又行,屏显:101010(如加上零时至二时之步数,则总步数为116845。又,国庆周总步数达322322日均46046,创本人之历史新高!),惊为“天数”,遂不敢对其动一指也。

前曾撰文《直道健走总有益,未妨万步是订盟》,此文之旨乃为:想象之难纯为“假想敌”,如何克之,其恒准之答案无过于俩字——坚持。

有此“坚持”之愚心,自可致心灵之安帖,心绪之舒宁,心情之淡然。此,即为我所珍视之“万步有约”之理想境域也。

结语曰:贾余勇,奋然行;万步行,不我欺。十万步,非为“坎”;念人生,无止境!

又,附加一笔,此日阴天,时洒几星细雨,甚适于健走也。

 

                                            【注:为求行文之简捷,本文用浅近之文言写成。】

 

                                                                                                                                                 2022.10.7


收藏阅读(48)评论(4)赞(2)转发
大家来评论
我也说一句
    分享到万步朋友圈
    还能输入200
    提交

    评论成功!